lichwuan

[太芥]愚钝之鸟

□短篇一发完结
□涉及cp:太宰治x芥川龙之介
□虚拟人物视角

先生喜极飞鸟——单指。

也不外乎先生偏爱于它,先生的那只飞鸟与别系鸟儿确是有着些许不同,但你若是要深究下去,“究竟是何种不同呀?”,我自该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我隐约觉得先生对飞鸟已是罕见的欢喜,确切而言,就算是我——在先生手下挣扎多年的下属——也鲜少见到先生那般模样。

且非说时常爱抚鸟儿一点白的羽尖,或是伸着手指等鸟儿来啄,单说那轻柔的目光——我初见时也是吓得壶浆倾洒,轰轰隆隆摔在地上,甚至扯撕了我最为喜爱的雪白裙子。

此时你想必又会追问,“这又怎么会是罕见欢喜——正常之人,寻常之人,都当如此呀。”

但那可是那位先生啊——那位就算对追随其多年的徒属也冷言冷语的黑手党呀。

停——停!为了防止你无休止的追问,我先说一下吧,那位先生的徒弟——即是那黑发黑眸,名唤芥川的削瘦之人。你若是不幸见到他,当会感觉到附骨的血腥之气——却是让人有些心疼的气味。但黑手党,本就是令人心痛的存在啊。

哎,哎,又说的远了些——但你可知最近如何?先生颇为欢喜的那只鸟,失踪啦。

那日我可瞧着清晰——

先生解决了反叛的乱党,带着受伤的部下稀稀落落回来,一开房门便看到鸟笼大敞着,鸟也不知何处去了……

嗯?

我也不想“鸟”,“鸟”的叫着呀,可惜先生却是没给它取何名细——就连先生本身,也是“鸟”、“鸟”的唤着。

——哎,你这一打岔……算了,算了,我继续说罢。

那日我本以为先生得失魂落魄,再不济也是呆愣片刻——毕竟是最爱的鸟儿失踪了呀。可惜,先生只是收拾了鸟笼的细软,扔到了分类垃圾站去。这番平淡的模样可是让我颇为失望。

——不,我可不是偷鸟的犯人,究竟是谁这么大胆我也是很好奇呀。

当时我就觉得,先生大概也不是那么喜欢这飞鸟罢,毕竟连名字都不屑于取起,失踪了亦无分毫忧心。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,都并非那么喜欢那只鸟吧?

自然,若是故事如此收场我也不会兴致勃勃与你这般牵扯了。

紧接着几天之后啊,芥川——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过的,先生的徒属——攥着铁笼把手扣访了先生,先生放下手上资料往铁笼里抬眼一看,漆黑鹤羽,红色齿喙,羽尖一点白。

——是先生丢的鸟。

先生大抵该是欢喜些的。我再细细一看,先生神情还是淡淡的,看不出欢喜与否。沉默片刻后,先生开口了——是稍微有些嘲讽的神情呀。

“还不明白吗芥川——这只鸟,丢掉了,于我并非要紧之事,更不是你该费时捕获之物”

“在下不过是……见它焦急冲撞外窗玻璃——抱歉,老师。”

我却是明了些许了:这鸟,许是记着先生饲育的恩情,自己又飞回来此地了。

先生不轻不重斥咄一番,摒芥川退了出去。“先生的神情想必不算愉快”,这般想着我稍一偏头,却是指尖一颤,仓皇别回脑袋。

——那神情我是第二次见,柔软的、像棉花一样的目光。

我忽明白了,那鸟,大抵是先生自己扔掉的罢。而那鸟儿,与别系不同之处,大抵是,大抵是……

与先生这徒属那般相似呀。

愚钝之鸟呀。

——————
走亲访友简直sadddd。来一发短篇缓缓神。

评论(22)
热度(36)

lichwuan

朝日.也可以叫我小太阳.

© lichwua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