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chwuan

[太芥]走马灯

[太芥]走马灯

·意识流回忆

·初尝试第一视角兴奋哭

·由于先生又有老师之意所以进行部分人称变动

·01简序,从02随时间线展开

 

·01

自取灭亡。

形容我再贴切不过。

在我过去十多年的记忆中,大概除了老师的身影外就是战斗。

吸引我的绝非战斗本身,只是战果而已。

“地狱的守门犬”、“黑手党的看门狗”、“噩梦”。

我听过不少关于我的形容词,大抵都是与死亡交织的。

——是战果的证明。

对此我曾暗暗自喜过。

直到老师离开黑手党的那一刻。

老师的离开我毫不知情,到最后也是由他人之口得知的。

是首领还是中也前辈我确乎是记不太清了。

唯一有印象的便是那日的傍晚,乌云贴在撩起的眼睑上的景象。

下雨了。

大概是没被承认的。

这一点我还是清楚的。

老师没有说真话的习惯,言语也总是半真半假、避重就轻。

因为这我也曾希翼过——或许老师已经认可我作为战斗力的存在,只是不说而已。

但没什么比老师偶然间看向我的目光更具说服力,以至于不容我任何挣扎就轻而易举的打破了仅存的幻想。

那目光直到老师离开前看向我的最后一眼为止仍停留在我身上。

像是什么捕鸟的网。

从树枝的枝干上长出来的白色的网,支楞在擦蓝的幕布上,底下是歪歪趔趔,深深浅浅的脚印在泥泞的土路上浮着的模样。

巨大的网。

和落网的飞鸟。

只是偶尔,偶尔有那么一次,捕鸟的人撤掉网了,似乎是玩够了觉得无聊了。

那只可怜的飞鸟呀,茫然停止在原地,明明已为自由之身却不知飞往何地,最后还是决定寻向捕鸟人离开的方向。

捕鸟的网大抵还是套在我身上的。

不论过去,还是未来。

如果有未来……如果有未来。

·02

我颇喜欢鸟类。

贫民窟的苔藓板上,蜷着腿,下巴搁在膝盖上,抬眼看向天空,就能看见麻雀或是别的什么匆匆飞过。

细弱的翅膀吻着风——不染纤尘的模样。

然后撕咬下发霉的面包块,囫囵吞下,偶尔哽在喉咙里而导致的咳嗽却让我有种解脱般的快感。

我不指望离开这里,离开这腐朽肮脏之地。

从来不。

但我是贪婪的,和所有人一样贪婪。

只要有一线希望就想得到更多、更多、更多的希望。

老师大概是佛世尊垂下的蜘蛛丝。

犍陀多唯一的希望和抓不住的希望。

于我而言,可能还有着些占有欲也不一定。

老师,老师……只是我的。

但或许,现在应该称为先生。

我还是讨厌极了这个称谓。

太宰先生,太宰先生。

明明从一开始就只是我的老师。

·03

忘了什么时候,我开始习惯无花果的味道。

青色裹着红瓤。

有些许甜的汁液。

我努力回想了一下,不论如何回忆,记忆也总是起于递过来半块无花果的手。

缠着绷带的手。

抬头一看,是老师的模样。

似乎是在哪条街上,无花果刚好成熟带着喜人的色泽缀在宽大琵琶叶上,夏天么?大概是夏天吧。透明的热浪贴着地面翻腾着,嘴唇还有些干涩。

老师大概心情颇好,偷摘下的果子掰成几块塞给我,玛瑙似的红氤氲在他的绷带上,最后流进了我细小的伤口。

咬一口,汁水在嘴中炸开。

甜的。

老师的面容在琵琶叶层层罗列的阴影下,琥珀色的眼睛眯了下,好像是笑了还是如何的。

仓皇低下头的我却是没看清。

唯有两颊迅速升高的温度感受得清晰。

却是看错了也不一定。

无鸟飞过遮掩的橘子似的太阳,太过燥热了些。

·04

然后呢?

我压了下嘴唇,习惯性想抬手抚住脸庞却又无力抬起。

索性放弃吧,唯一一次放弃吧。

但我还是竭力抚上了脸庞,就算血液擦在脸上干涸在嘴角。

稍微有些安心了。

垂了下眼睑,眼前浮现出的是什么赤色大桥。

“芥川,和我殉情吧。”

黑色的滚动着雷电的天抛洒着冰冷的雨,贴着地平线的汹涌湍急的潮水似乎要将老师吞没。狂风,暴雨。

手中的伞也在战栗,最后放弃挣扎折身而碎。

“该回去了老师。”

老师今天太过反常。

原因?

我努力回想着偶尔听到的传闻。

是完全自杀手册被列为禁书,是约好的殉情对象提前反悔还是什么人的死亡?

不……怎么想都不可能。

罗生门沉默的吞掉了打在老师身上的雨滴。

“伞坏掉了。”

我忍不住解释了一句。

·05

老师不久后离开了。

被告知的那一瞬间,我几近呆滞,时间似乎被刻意无限拉长,些许甜腥的味道在喉咙间涌动着。

竟是似无花果般的甜。

却不再有夏日的大琵琶叶和琥珀色的眸子——只倒映着我的老师的眸子。

无花果也似乎变了味道。

想到此我竟有些酸涩的悲伤,一丝一丝的在心上蔓延开来构成了玻璃裂痕似的纹路。

那是无论多少无花果的香汁也冲淡不了的酸涩。

我尝试过的。

我即刻转身追逐老师的脚步。

无论哪里都好,总有一天……总有一天,我会成为老师承认的弟子。

我从来没怀疑过这件事。

然而当我转身之后,却连老师的影子的都看不到了,只有散了一地捕鸟网和满溢着的汁液。

那,那何谈追逐呢?

倒映在落地窗上的,是茫然失措的我。

没有眼泪。

也不懂伤悲。

·06

再见是四年后了,从茫然到疯狂再到沉淀,四年,足够了。

不,太过漫长了。

但太宰先生却是出现在人虎身边。

是他的老师吗?救了他吗?

我之于您如同人虎之于您吗?

本不该计较的问题一股脑的涌了上来,呛在喉咙里。

合作……对,说是要和人虎合作。

但,但……

拼尽全力想要得到您认同的,始终都是我啊。

还不够吗?还不够吗?

怎么样,才能得到您的认同呢?

战果,对,还是战果。

以前您就是这样,如果我能取得更完美的战绩,打败更强大的敌人的话,您也会承认我吧?

您会的。
您一定会的。

然后是血色,一大片一大片的红像是廉价的海潮一样铺天盖地涌来。

窒息,窒息,窒息,窒息。

体内滚腾着的,在外汹涌着的。

赤色啊,惨叫啊,极刑啊。

这绝不是阻挡住什么的理由。

所以我拨开赤色的海浪,无视尖锐的死前挣扎,走过针尖密立的山峰。

太宰先生,太宰先生。

我会找到您的。

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之后可以再面对你。

太宰先生……呜……

下一秒。

戛然而止。

·07

我蜷起了腿,伤口因动作撕扯开来,血液争先恐后涌出,如同玛瑙色汁液润湿了绷带一样浸红了我的里衬。

滚烫的血液。

我还是抬起了头,想看看今天的天空,或是掠过的飞鸟。

但我实在是太困了,以至于忍不住闭上了眼什么都看不见。

……

“芥川……别睡,别睡过去。”

……老师的声音。

 

 

——FIN——

 

 

终于复健回了2000+感动到不行。

本来是以飞鸟为题,但写到最后偏得不行还是改成了走马灯。

第一次以芥视角写点啥。本身不喜欢把角色神化,一直主张尽量贴近普通人,所以脆弱、占有欲、茫然什么的都会写。所以对芥的理解如果有偏差望见谅。

引用涉及《蜘蛛之丝》《白色鸟》

努力想写出濒死之人混沌的思维不知道成没成功……

隐喻多到炸裂。但个人有个人理解我就不解释了(其实是懒)。

感谢看到这里。

评论(5)
热度(45)

lichwuan

朝日.也可以叫我小太阳.

© lichwua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