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chwuan

[太芥]同居01

[太芥]同居01

·OOC注意,时间线混乱

·每周被ED虐的心塞炸所以不管不顾给自己塞口糖

·涉及国太搭档、人妻芥

·以同居交往为背景的日常,没啥剧情单纯日常。

 

——01  卧室——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们的关系变得有些许的微妙。

起初只是微微悸动的心跳与伸出最后却止于相隔1厘米处的指尖;而后是从内心深处蔓延而来的微痒——如同细软的草屑轻刷过般;最后却是不知哪里来的无名之火,从那些细软的草屑燃起,跳跃的火星从那空洞的躯体中窜出,噼里啪啦的在肌肤上炸开。随后是火,是红,是一片迷蒙的眼眶,是叫嚣着渴望的肌肤。

他们生病了。

一样的病。

他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,是彼此渴求的病者。

所以他们能在午后一同醒来,在喜鹊点过柳枝带来一阵微风的刹那。

之所以不幸,之所以幸。

“……早安,太宰先生。”

芥川压了下嘴角,舌尖为灰白色干裂的嘴角送去一尾出水的鱼,在近午的阳光下是闪过的水渍的光泽。

春日,无风,透过乳白帘子,融进暖阳中发酵的是附在突勒的尾骨上的嘴唇,和那声低低的,浅浅的,带着初醒时特殊慵懒的话语——啊……早安。

如同舌尖糖果般甜腻。

一瞬间让他一向幽如深渊的眼也忍不住泛起波澜,甚至连扣衬衫的手指都微微颤抖。

无论何时,何种境地,他总是能如此轻易地牵动起他的情绪。

今天与以往没什么不同——是由沿着脊梁上游的细碎的吻开启一整天的日常。

芥川将里衬的扣子一颗颗扣好,甚至连袖口的扣子也紧密扣紧,稍空闲的手下一秒便被太宰攥在手里。

“受伤了?”太宰颇为诧异的看着他的这位曾弟子现情人手上的伤疤,大抵是匕首这类的武器横向切割过手掌,深色结着血痂的伤疤像是上好瓷器的裂纹一样,颇为扎眼。也不怪其诧异,自从他离开黑手党之后鲜少听闻芥川受伤的消息,除了仅有的几次大战。

若说以前,他这种情况不是无视就是冷嘲热讽几句;但毕竟时代变迁如此之快,太宰如今尽管没有多少心疼——他对再惨烈的伤口也见过太多——但心跳之中鼓出的自责却让他自己都颇为震惊。

昨夜——啊对,是昨夜,太过失态。

喏,喏,连同居数月人身体的不适都没有注意到。

芥川不着痕迹的抽出手,手指紧攒在一起,磕碰到伤口的疼痛实在是习以为常,但此刻他却觉得无比难堪——他从过去到现在都不希望也不愿意将自己的狼狈暴露在太宰面前,就算是小小的伤口也是不被允许的。

“抱歉先生……在下实在是,太过失态了。”

他的这位弟子呀……无论何时都是这样呢。

所以他也不再多言,随手揉了揉芥川的头又哀嚎着“糟糕都中午了完完全全的迟到了国木田一定会发火的”,言语间却是慢条斯理的缠着手臂上的绷带,最后甚至哼起了某位热门女星的歌曲。

芥川犹豫了片刻,把那句“太宰先生……跑调了”压在舌根吞了下去。

咕咚。

——02  玄关——

“真是准时啊——!国木田。”

太宰打开家门满面笑容迎接高大男人的朝自己脸颊挥来的拳头,下一瞬偏偏头,拳头擦着发梢轰打在墙上。太宰用余光睨了眼身后的墙,装模作样的拍拍胸脯压惊。

“好险好险!差点就要被单身老男人毁容了!”

随话音而落得的是国木田实打实的拳头。

玄关中刚摆整齐室内鞋的芥川不忍多看的闭上了眼。

保佑您,太宰先生。

国木田收回拳头,提着太宰领子揪了起来,右手推了推眼镜,把褶乱的衣料抚平,清清嗓子对芥川说道:“真亏你能忍受这家伙。”

芥川顿了一下,想起中也前辈貌似也说过这句话。

“不,辛苦您了。”

最终他与以前一样,这么回复到。

待国木田将某人形生物拖下公寓楼梯,芥川将鞋柜上通讯机收入口袋中,锁上门往另一侧的楼梯走去。

——03  酒馆——

 “哟,又来了啊太宰。”

酒保抬头看了眼慢悠悠窝进吧台高脚椅的太宰,目光却在芥川身上顿了下,后知后觉想起来是几年前太宰身后的那个阴沉的小跟屁虫。

“老规矩是吧?——说起来芥川倒是好久不来了啊。”

“嘛,他不喜喝酒也没办法呀——”太宰顺手拨了颗口袋里的桔子塞进芥川嘴里,又把身体往芥川那侧偏了偏。

芥川拿舌尖抵了下浅橘色的橘子瓣,清凉的味道的晕上脸颊他才恍惚想起自己身处此地的原因。

难得武装侦探社和黑手党都清闲的夜晚,太宰决定带他四处走走。

至于酒馆,却是路过的即物起兴。

酒保睨了眼太宰的小动作,“你怎么还和以前那么小气,回回挡着不让人看见。小气,小气呀。”

“不过话说回来,今晚你就准备带着情人泡在我这酒馆里了?”

“不,只是为了炫耀。”

“呸!”

酒保被太宰噎了一下,转了转眼珠放下酒盅,靠着吧台开口说:“嚯,现在能耐了。我想想——哦对,半年前谁回回晚上来我这儿买醉,喝醉了就趴在吧台上盯着手机屏说哭不哭,说笑不笑。又准备打给谁,又不准备打给谁。”

糟糕——!酒保刚起话音,太宰脸色就一变,急忙捂住芥川耳朵的时候胳膊肘却重磕在吧台的大理石上,动作一滞,芥川就把话听了十成十。

酒保却嫌不够,又补了句:“还一遍一遍叫着谁的名字——嗯……我想想,芥川是吧——对,芥川。是吧太宰?”

半年前……?啊,是他们交往以来唯一一次吵架和冷战。

芥川微微偏头看着护着胳膊缩在椅子里吃痛的太宰,嘴角最终还是没压制住,低低吹着眼睫,身体微颤着,笑了。


----01 FIN----

感谢忍受。

评论(2)
热度(59)

lichwuan

朝日.也可以叫我小太阳.

© lichwuan | Powered by LOFTER